经济学院2019年第五十八次学术讲座-经济学院

学校动态

学院动态

学术观点

经济学院2019年第五十八次学术讲座

文章来源: 发表时间:2020-01-06 16:29:06点击次数:

本网讯(通讯员:谭杰丹)2019年12月23日上午9:00-11:00,2019年第五十八次学术讲座在经济学院307会议室顺利举行。本次学术讲座由华中科技大学的魏杰老师主持,来香港城市大学和南洋理工大学的两位同学分别进行了精彩的论文报告。

首先进行报告的是来自香港城市大学的博士研究生何适,他汇报的论文题目是《A Comparative Meta-Analysis of FDI Forward Spillovers: Evidence from China and Eastern European Transition Economies》。文章运用了Meta-Analysis的分析方法,对中国以及其他中欧、东欧以及前苏联等经济体(CEEFSU)的外商直接投资(FDI)溢出效应进行比较分析。Meta-analysis方法是依靠搜集已有或未发表的具有某一可比特性的文献,应用特定的设计和统计学方法进行分析与综合评价,使有可能对具有不同设计方法及不同样本数的研究结果进行综合比较的方法。作者将FDI的溢出效应分为水平、前向和后向三种类型,对这三种类型的范围和功能做出详细解释,并用上述三种类型对FDI溢出进行函数形式的刻画。文章试图解决三个主要问题:(1)在中国和CEEFSU国家是否有前向的技术溢出效应?(2)如果存在上述技术溢出情况,真正的前向溢出效应是什么?(3)如何解释前向溢出估计中的异质性?实证选取了两个独特的数据集:中国元样本和CEEFSU元样本数据集,以中国元样本数据集为例,首先通过谷歌学术或知网搜索相关的研究;然后根据报告关于中国FDI前向溢出效应的经验估计;定义FDI的存在比例以及报告标准误或t统计量的三个基本标准对相关研究进行进一步选择,接着对解释和被解释变量进行编码,最后作者从19个相关元研究中获得了46个解释变量和530个观测样本。随即,作者按照数据特征;规范特征;估计特征;发表特征;外国公司特征;当地公司特征和区域特征七类组别对46个解释变量进行分类。CEEFSU元样本数据集构造原理同上。通过实证发现,聚合偏差:使用汇总数据(即行业级数据)相对于使用公司级数据可能会导致向上的溢出估计,因为在回归中汇总数据不会将FDI与本地公司区分开;设定偏误偏差:不适当的函数形式或滥用控制变量,例如“垂直和水平”以及“前向和后向”是导致前向溢出效应估计偏差的重要来源,公司的属性是前向溢出估计中异质性问题的另一个来源。以Javorcik(2004,AER)中的无偏差设置定义为基准进行实证分析,实证分析结果的经济意义是:(1)虽然实证结果统计上不显著,但是95%置信区间表示存在大量前向技术溢出的可能性很高;(2)FDI存在比率每增加10个百分点可以分别使中国和CEEFSU的本地购买者的生产率提高4。04%和14。56%。对于为什么CEEFSU的前向溢出效应可能会大于中国,作者给出的解释是,CEEFSU的文化、语言和地理位置与OECD更为相似接近,并且经济转型比中国更积极,更迅速。最后作者对文章主要拟解决的三个问题进行回答,得出以下结论:(1)聚合偏差,设定偏误偏差,发表偏倚和公司属性是前向溢出估计中异质性的主要来源;(2)真实的前向溢出效应在中国为0。404,在CEEFSU国家为1。456;(3)CEEFSU国家的前向溢出效应可能比中国大得多。

第二位论文汇报人是来自南洋理工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李惟,他汇报的论文题目是《The Opioid Epidemic and Local Public Financing: Evidence from Municipal Bonds》。文章提出的背景是特朗普在2017年宣布阿片类药物危机为“国家紧急状态”。阿片类药物因为可以有效缓解疼痛而被广泛应用在医学中,但是这类药物非常容易上瘾并且使用过量会致命。阿片类药物危机的成本除了已造成的成千上万的死亡人数外,还具有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成本:阿片类处方药物滥用的经济负担估计为每年78.5万亿美元;地方政府还要为此承担医疗,成瘾治疗,生产力下降和刑事司法介入等大部分费用。目前已有超过2600个地方政府起诉阿片类药物的制造商来弥补他们的损失。阿片类药物的流行同时对资本市场中市政债券的定价造成了影响,因为较高的州级药物过量的死亡率与市政债券发行收益率差的增加以及更低发行债券的可能性有关;阿片类药物危机在减少政府收入的同时增加了政府的支出。已有的研究已指出阿片类药物危机造成的社会和经济代价有:降低劳动力市场的参与率、减缓公司发展、提高消费者的违约率以及造成巨大的经济总损失等,作者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前瞻性的从市政债券的市场了解阿片类药物危机的成本,并揭示了当受阿片类药物困扰的州需要资金来应对阿片类药物危机时,它们在经济上受到了限制的潜在恶性循环。文章通过国家伤害预防和控制中心(NCIPC)收集药物过量死亡数、通过SDC全球公共财政收集市政债券融资成本、通过地方政府财政年度调查了解州政府财政数据并从需求方和供应方综合刻画州级政府的特性。作者通过将每个市政债券与具有相同收益结构的合成无风险国库券匹配的方式用收益率差衡量债券融资成本。实证研究发现:(1)阿片类药物危机消弱了政府的财政条件;(2)阿片类药物危机对市政债券的影响更多集中在对发行人信用风险更敏感的债券中;(3)对于初始财政条件较弱的地方政府,阿片类药物危机的影响更小。文章最后得出结论:阿片类药物危机使地方政府的财政约束更加严格;当地药物过量死亡率与市政债券融资成本存在密切的正相关关系;阿片类药物危机损害了地方政府的财政实力。

微信公众号